当前位置: 旅游频道 > 小图2 >正文

[魅力恩施]郁江碧水向西流
2015-11-23    来源: 荆楚网   

  

    图为:郁江堰水河(本版摄影 陈小林)

  湖北日报讯 记者 韩晓玲 李彦睿 恩施作家 唐旭 通讯员 刘洪浩

  郁江

  郁江是乌江的支流,始自利川市佛宝山,经重庆黔江区、彭水县汇入乌江,全长170公里。在利川境内流经汪营、忠路、文斗等几个乡镇,干流长90.1公里,流域面积达1478.2平方公里。利川属云贵高原延伸部分,海拔一般在1000-1300米,全境地势高于相邻各县市,境内河流顺地势向四面奔流,同是源起于利川的清江浩荡东去,而郁江则背道而驰,一路西流。郁江两岸,崇山峻岭,沟谷纵横交错,奇峰异石千姿目态,自然景色清秀壮丽。仅利川境内就有二泉、三池、四寺、五峡、六滩、七塘、八洞、十六桥、十七渡和三十六溪涧,景观殊异,引人入胜。

  两河探源

  中国河流大多自西向东。而郁江穿山越岭,由东北流向西南,注入乌江,再入长江,终入大海,有“倒流三千八百里”之说。

  郁江的脚步,始自佛宝山。它的两大源头——前江河、后江河,均发源于此,往不同方向奔腾流淌,而后在忠路镇汇合。

  前江,源于佛宝山月泉坝。静谧的山林里,泉水一路叮咚欢唱,一路汇涓纳流。经水库至高洞岩瀑布,飞流直下,壮如白练挂壁。转而南流,成为佛宝山的漂流河段,两岸危崖耸峙,滩多水急。

  顺流而下,行至老屋基村时,前江已隐入沉沉夜色中。我们只能踏着清代的石板路和石拱桥,听着淙淙的水声,在心里勾勒老街依山傍水的轮廓,想象赶场时的热闹情形。

  位于川盐古道上的老屋基,清代设集场,繁盛一时。如今,老街已不复昔日的熙熙攘攘,枕着一江流水,细数前尘往事。街面的条石已被岁月摩挲得发亮,村民们在老屋前围坐闲话。根据利川籍作家野夫小说改编的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曾在此地取景,今年9月上映后,一些游客慕名前来探访。

  过老屋基、公母寨,入峡谷,经木坝河,前江奔流不息,至忠路集镇与后江相会。

  后江,源于佛宝山梅子坪五道河,流经小河集镇时,在平坝上逶迤而行,沿途有成片的水杉林。走进拱桥村,河水在石桥下蜿蜒流过,一棵水杉原生母树在桥头傲然挺立,它们相伴相依,共同度过了几百年风雨。

  后江在回龙坝潜入地下,伏流7公里,从忠路集镇西北山脚的洞脑壳涌出。洞脑壳,一个朴素的名字,然而忠路镇党委书记龚有明认真地说,这里一定要去看看。沐着阳光寻访,我们方知深藏着何等旖旎的风光。

  洞脑壳只能乘船而至。从后江河电站大坝的码头上船,在幽深的峡谷里迂回驶行。群峰如屏,碧水如带,舟行画中。至泉口坝渡口下船,一个秀美村落跃入眼帘。村里,一眼温泉汩汩而出,流入后江。由此继续前行,穿过几户人家,但见涧谷深密,黑蝴蝶相伴蹁跹,便是洞脑壳所在。洞口掩映在繁茂的绿树丛中,后江伏流而出,波澜不惊。岁月更迭,四季交替,终归于一泓碧水的平静。

  在山峦的怀抱里,后江便这样安静地流淌着,直到邂逅了前江。

  图为:野生猴群

  图为:水中撒网

  龙渠古镇

  前江与后江在忠路集镇交汇后,始称郁江。站在山坡上望去,集镇状如半岛,两条河流左右环绕,在集镇东南角交握。然后,郁江一路欢快地向前、向前。

  忠路,古为龙渠县。“江河水的形状,可不正像龙?龙渠这个名字,把它的秀丽、蜿蜒写活了。”镇上,75岁的谭永清老人为我们摆古,被郁江润泽的记忆始终鲜活。“郁江太美了。我年轻时爱下水玩,水清得像玻璃,好多小鱼戳脚背。”眼下,他正在创作小说,取材于本地的历史事件,将巴文化、盐文化、红色文化写入其中。

  郁江境内盐泉众多,下游的重庆彭水郁山镇自古就是盐业重镇,忠路成为川鄂古盐道上的一条驿道。“桑木扁担压上肩,上挑桐油下挑盐。上挑桐油到四川,下挑巴盐到湖南……”盐道上的挑夫歌声早已消散在岁月深处,青山依旧,绿水长流。

  郁江时而温柔,时而野性。来到云口坝的一处峡谷,我们在岸边过人高的杂草中穿行,远远便听到谷口湍急的水声。郁江奔流而来,水石相搏,如风雨之声。没入狭长如削的峡谷,它瞬间温驯下来,静静地前行。金色的余晖从峰顶倾泻而下,隐于江水之中,波光明灭。

  在忠路境内,郁江不仅沿路留下幽秀的景色,还有一个个冲积平坝。每到秋天,五谷丰登。我们路经城池村2组的一栋吊脚楼,屋前晒着金黄的苞谷,74岁的土家族大娘马玉香热情地招呼:“进来喝口茶嘛!”

  忠路产茶,尤以雾洞茶闻名。雾洞坡有一口白鹤井,相传用井水冲泡的茶叶尖朝上,形如白鹤。

  暮霭中踏访白鹤井,路遇一对山民夫妻,背着几十斤黄豆秧和一弯月牙儿归家。在他们的指引下,我们爬过崎岖的山路,再沿石阶而上,穿过一畦畦茶田,白鹤井与几株古茶树披着月色,依稀可辨。站在井前,远眺山下的忠路集镇,点点灯火散落在大山里。

  当地流传着一个传说:早年洞脑壳出盐水,促成了龙渠的繁荣。后来盐井垮塌,埋在洞里的熬盐师父投梦吩咐徒弟,将雾洞茶放入蒸笼,加白鹤井水,用旺火连蒸七七四十九天。蒸笼里飞出一对白鹤,在徒弟的击鼓声中朝洞口猛啄。徒弟看得入迷而忘了擂鼓,使白鹤丧失斗志而死。洞脑壳没有被啄开,却啄出了一眼温泉,长年不竭。

  传说的源头已无从追寻。而清清郁江水亘古流淌,哺育着这一方土地。

  图为:戏水鸳鸯

  图为:郁江源头之一忠路后江河瀑布

  文斗秘境

  郁江出忠路,经沙溪,入文斗。流向重庆之前,在这个鄂渝交界的乡镇,它留恋地蜿蜒,一路留下奇美风光。

  百丈峡是其中一处原始峡谷。在堡上渡口乘船前往,远远望去,奇峰险峻。56岁的船工陈来兵是郁江村8组村民,已在此摆渡28年,小木船变成了机动船,而百丈峡依然是当年的模样,人迹罕至,偶有驴友探险觅胜。

  抵达岸边,爬上山坡,沿羊肠小道前行,崖壁上突然出现一个洞口。带路的村民告诉我们,这个隧洞开凿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原本想在峡谷里修建电站,后来放弃了。

  在隧洞里摸黑穿行40多米,钻出洞口,顿见一条幽深奇险的峡谷。绝壁千仞,天只有一线。悬崖上嵌着一条人工凿出的小道,只能容一人通过。踩着苔藓小心翼翼地行走,脚边便是深渊,不觉惊出一身冷汗。

  行至深处,紧贴峭壁站住,眼前的美景令我们惊呼起来:天工神斧在陡峭的山崖里劈出一道裂缝,老树斜生,古藤缠绕。一个个碧潭错落有致,镶嵌其中,银瀑飞溅,溪流潺潺。这个地方,当地人称之为“六口塘”。

  文斗境内,满目峡江风光。乘船沿郁江而下,两岸苍峰削出,翠色欲流。波平如镜,倒影成趣。水鸟低低掠过,时有鱼儿跃出水面。岸边,村舍散落梯田间,野渡长横一叶舟。

  行经郁江支流毛滩河,龙口大桥横卧如虹。毛滩河发源于重庆石柱,自月亮岩进入利川,流至龙口村汇入郁江。其湖北段深谷连绵、滩陡路险,保存着绝美的原始风光。

  舟行长顺库区,在一处嶙峋的崖壁上,悬泉细流从峰顶的沟壑里垂下,飞瀑如练。这一颇为壮美的景致,在当地有个形象而诙谐的名字——“马尿水”。

  站在船头,沿途风景历历如画。文斗乡副乡长周利平兴致勃勃地介绍:“我们希望通过保护环境和退耕还林,让郁江的水更绿、山更青,还要保持沿岸土家村寨风情。郁江画廊一定会吸引更多世人。”

  美丽的郁江流呀流,从岁月的那头流来,河床里沉淀着无数动人的传说。文斗民族中学教师李兴志在江边长大,喜欢垂钓与写作的他,乐此不疲地打捞着这些故事,写进了《桐油灯下的郁江》一书。桐油灯光摇曳在儿时的记忆里,昏黄的温暖似乎仍触手可及。他说:“暂时告别喧嚣的尘世,走进木屋,从火坑里拿一个烤红苕,一边吃一边品味郁江两岸那遥远年代的故事。你会觉得,这个世界除了房子、车子、票子,还有许多有趣的东西。”

  【记者说】

  深藏的瑰宝

  □ 韩晓玲

  恩施的大山里,深藏着无数绿色瑰宝,郁江即为其一。

  闲行闲坐,看峡江的风光,听久远的故事,你会觉得,这是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

  清江与郁江,均发源于利川。清江已为世人所知,郁江仍藏在深闺。目前,当地已在致力打造郁江画廊。千叠云山,万重烟树,和那亘古流淌的郁江文明,必将俘获更多人的目光。

  【作家说】

  流淌的乡愁

  □ 唐旭

  号称“倒流三千八百里”的郁江,每天从我家门前路过。倒流是一种倔强,一种刚烈,一种叛逆,像极了我血性的青春。

  小时候,我常常坐在岸边思索,这条河究竟流向哪里?在河的下游,是否有美丽的村庄?是否有俊秀的浣纱姑娘?

  我是一条有理想的鱼,要去远方寻找答案。我游呀,游呀,游到一个叫异乡的地方。

  郁江,有时流淌着乡愁。

  【作家简介】

  唐旭,男,土家族,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八期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曾出版诗集《行走的稻草人》、散文集《利川印象》等。

编辑:丁燕飞
关键词:恩施;利川;郁江;堰水河

相关新闻

更多>>

编辑推荐

更多>>

精彩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