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旅游频道 > 小图2 >正文

回望百年城建 今天来之不易
2016-12-28    来源: 荆楚网   

  在省政府参事、江汉大学教授涂文学眼中,百余年来,武汉城建历史共分为五大阶段,经过每一代人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武汉。相比以往,目前是武汉城建投资强度最大、建设速度最快的时期。

  早期

  张之洞开启城市近代化

  武汉河湖密布,早期发展史几乎是一部与水斗争的历史。

  1635年,汉阳通判袁焻主持修筑汉口第一道堤防,世人称之袁公堤。1864年,太平天国失败,捻军危及汉口,清政府决定在后湖筑堡(即中山大道前身),汉口城区因此扩大。1904年,为彻底解决后湖水患,张之洞建成全长34华里的后湖大堤,堤内洼地全部变成良田,这便是张公堤。

  汉口开埠前,武汉城市建设几乎没有规划,道路随意修建。1861年开埠后,随着租界设立,城市由汉江边向长江拓展。租界虽是不平等条约的产物,但它让武汉人看到了现代城市的模样:沥青马路、邮政、电信、电力、自来水以及高大雄伟的各式建筑。

  涂文学认为,张之洞是开启武汉向近代转变的第一功臣。张公堤奠定了汉口的空间格局和未来版图,而1906年通车的卢汉铁路,则让武汉第一次有了现代化交通。从此,武汉与外界联系变强,城市走向繁荣兴盛。

  1905年,张之洞成立汉镇马路工程局,专门负责规划和修建市区马路。1907年,汉口城堡拆除,原址上建后城马路,这是三镇除租界外修的第一条现代化的马路,汉口商业格局由此改变。此后,沿后城马路和京汉铁路,大智门路、歆生路等一批马路开始出现。武昌修建的武金堤、武青堤、武泰闸等,都是张之洞之功。

  张之洞还主动学习现代市政管理体制,并支持华商宋炜臣办电厂和自来水厂。从此,武汉人告别煤油灯和挑水吃的历史。

  20世纪初,武汉城市地位显著提升,一度“驾乎津门,直逼沪上”。

  30年代

  市政主要是修马路

  1927年,国民政府决定武汉建市,武汉迎来了城市发展10年黄金期。

  这一时期,市政工程的主要任务就是修马路,每年几乎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用于修路,胜利街、中山大道下延线,沿江大道、民生路、三民路、民权路等,都是当时的代表作。

  在这10年间,汉口共新辟现代化柏油马路6条,改造19条,新建马路路基和临时马路16条。此前,三镇古街巷都很狭窄,如汉正街西段仅宽2.3米到3.5米。

  市政府还进行了大规模的公园(如中山公园)和绿化建设,很多路段枝叶繁茂,绿树成荫。随着下水道、电灯、自来水等一系列公共设施的兴建,三镇市容大为改观,都市初具规模。

  民国中期,武汉经济发展和市政水平在全国名列前茅。抗战前夕,云集武汉的外国记者对此留下了深刻印象。

  德国记者王安娜在她的游记中写道:“汉口给人的印象与其说是中国的城市,不如说是国际性的都会……在一条宽阔的街道上,现代化的建筑和华丽的商店也是相连并立。”

  1933年,《道路月刊》记者到汉口采访,对其市容留下了深刻印象:“近两年来,市府道路的成绩,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由牛路跳过了马路的阶段,进而为现代的柏油路……”

  然而,黄金期转瞬即逝,1938年武汉沦陷,紧接着内战,城市建设基本停滞。

  50年代

  三镇功能分区逐渐明晰

  新中国建立后至文革前,武汉被国家寄予厚望。随之而来的市政建设,无论投入还是规模,都远超二三十年代。

  这一时期,三镇都有代表性道路:汉口修成解放大道,很长时期都是武汉最长街道;武昌修了武珞路,从黄鹤楼纵贯珞珈山,将老武昌城向城外拓展;汉阳修建了汉阳大道,成为交通大动脉。

  1955年,“共和国长子”武钢诞生,随着几十万钢铁工人和家属的聚集,青山崛起一个庞大的冶金新城。带着鲜明苏式风格的红房子、笔直宽阔的大马路,打下了这一时期城建的显著烙印。

  在“一五”和“二五”时期,青山高质量的城市生活区和路网建设,是武汉最了不起的成就。

  更值得注意的是,此时,随着历史积淀形成,武汉三镇各具特色,功能分区和格局定位逐渐明晰。汉口自然成了商业区,武昌是文教中心,汉阳维持老城区不变,青山是重点发展的工业区。

  80年代

  现代交通设施建设缓慢

  文革十年浩劫,市政建设乏善可陈。文革结束直至改革开放时期,武汉现代化交通设施建设都十分缓慢,道路逐渐老化,路网变得不合理,无论和其他城市比,还是和过去相比,武汉都落伍了。

  以武昌为例,几乎只有一条主干道——武珞路,“肠梗阻”严重。而同一时期的广州、上海,早已将高架桥、快速路以及轨道交通,作为城市建设的重中之重。

  最典型的是地铁。我国最早一条地铁出现在1969年的北京。此后,天津于1984年运营第一条地铁,上海则是1993年,广州为1997年。而武汉人坐上第一条地铁,要等到2012年了。

  这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最主要的是经济实力跟不上。以地铁为例,武汉不仅没有投入的气魄和财力,更缺乏修建地铁的意识和思路。

  造成经济实力虚弱的原因,涂文学认为是发展战略有失偏颇。忽略了现代工业发展,加上国家战略重点布局沿海,武汉迷失了:最差时,GDP排名甚至跌至全国城市第22位;而文革前,一直排名前6。

  90年代中后期,武汉的定位开始慢慢明晰,提出了“科教兴市”、“工业强市”。随着沌口、光谷的建设,武汉才逐步走出低谷。

  新世纪

  建设力度和速度前所未有

  进入新世纪,武汉城市建设走上快速路。10多年来,长江上崛起多座过江大桥,高架桥、快速路数不胜数,武汉还提出“三环十三射”的快速路网理念,48公里二环线“画圆”,基本实现“提升一环,建成二环,完善三环”。地铁建设,更是以数倍于同类城市的速度一路追赶,自2012年起每年通一条,今年开始每年通2条。

  大手笔的城市建设,让6个新城区与中心城区融合协同发展,城市化步伐不断加快。武汉从最初的武昌、汉阳双城对峙,到后来的三镇鼎立,直至如今形成了主城与新城组群的“1+6”格局,与国际城市一主多副的发展理念完全接轨。

  涂文学说,这是前所未有的发展速度,武汉进入最快最好的建设时期,现代化水平、城市功能、宜居指数都有显著提升。

  但他认为,这一时期城市的破坏力度也不小。一方面,生态遭破坏,填湖时有发生,污染很严重;另一方面,为追逐眼前利益,老字号、历史建筑、名人故居被严重拆毁,城市文脉岌岌可危,汉正街、解放路、显正街等城市“母街”被改造得面目全非。

  涂文学说,“母街”是城市的根脉,至少要在合适街区保留它们的原有风味,给武汉人留一段城市记忆。武汉的城市个性与特色,不应在近乎克隆式的城建浪潮中渐行渐远,模糊难辨。“人若没有精神,便是行尸走肉;城市失了灵魂,只能沦为钢筋水泥的森林。今后的城建应牢记,城市特色的保持与营造,根在历史,魂为文化。”

 

编辑:李梦琳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更多>>

编辑推荐

更多>>

精彩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