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新闻频道 > 旅游频道 > 旅游资讯视界

上古盐都 心旅巫溪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8日17:21 来源: 华龙网-重庆日报

红池坝花海

云台寺云海

宁厂古镇

宁河漂流

通城镇长红村张家院子土墙上原址保护的红三军标语

兰英大峡谷

宁厂古镇赛龙舟

人类前行的历史,是一部嗅着盐的味道不断发展的历史。

盐,是推动人类进化、促进人类社会进步,最早的物质文明之一。

巫,是人类在懵懂时期,认知世界、解读世界的早期哲学思想。

重庆巫溪,以“巫”闻名,因“盐”而兴,先后建立过巫咸国、巫臷国,成就了古庸国、古巴国的辉煌,成为上古时期人们“不绩不经,服也。不稼不穑,食也”“爰有歌舞之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爰处。百谷所聚”的逍遥乐土。

巫溪宁厂古镇的宝源山盐泉孕育了五千年巫盐文化的辉煌史诗:这里保存着上古时期被人类发现并使用的地面自流盐泉;保存着世界上规模最大、最险峻的古代盐业栈道工程遗址之一的“巫盐古道”。“巫盐古道”是横亘在中国版图腹心地带,连接长江文明和黄河文明的通廊之一;也是秦汉时期中央政府管理西南地域的重要交通要道。

云吞雾绕,灵山秀水,源自盐的咸涩,巫的神奇。

巫溪之旅,心灵之旅,让内心安静,让心灵回归。

宁厂古镇 三峡地区古人类文明摇篮

位于巫溪县宁厂古镇的宝源山盐泉,是上古时期被人类发现并利用,现今仍然在继续流淌的地面自流盐泉。

盐,是促进人类生存、进化最重要的物质文明之一。

因为有大量容易采集的盐卤水,以宁厂为核心的大巫山地区,成为早期人类聚居的地方。发现和使用盐卤的具体年份暂无考证,距今大约有5000多年,甚至更长时间,至少在唐尧时期,熬卤煮盐已经发展成为成熟业态并因此先后建立过巫咸国、巫臷国,后成为古庸国、古巴国的属地,是三峡地区古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也是巫巴文化的孕育地。

《四川上古史新探·巫溪盐泉与巫文化》记:“宁厂宝源山盐泉是最早被人类发现的地面盐泉区,也是人类文化发育最早的地区,巫溪与郁山两地所诞育的‘巫文化’与‘黔中文化’距今五千年以前便开展起来了,与中原解池所在的华夏文化诞生约略同时。”

因盐而兴,以巫咸为首的“十巫”升降于此,采药制盐,形成了巫咸部落,产生了人类在懵懂时期认知世界、解读世界的早期哲学思想:“巫文化”。

“崇尚万物有灵”“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巫文化”哲学理念,属人类的早期文化、母态文化,对儒、释、道等宗教文化和文学、艺术、政治、哲学、天文、祭祀、占卜等众多文化都产生过重要的影响。

于是,宁厂所在的巫山巫水成为中华文化中独具神秘魅力的高地。

历经巫咸国、巫臷国、庸国、巴国、楚国、秦国数千年演变,宁厂在唐宋之际成为全国十大盐都,历史上曾设立郡、监、州、县。“利分秦楚域,泽沛汉唐年”“一泉流白玉,万里走黄金”“天赋不满三百石,借商贾以为国”,从人类早期在此发现盐卤,到公元1997年停产,数千年历史进程中,演绎了一部巫盐文化的辉煌史诗。

数千年历史发展中,以巫溪大宁盐场为中心,以“盐”为主要物质媒介,“巫”为主要精神媒介,向北陆路延伸到陕西汉中平原,向东到湖北神农架、十堰,向南水路沿大宁河直入长江,可到湖北宜昌、恩施、荆州等地,形成了延绵5000多年的“巫盐古道”。“巫盐古道”作为一条盐运通道,也是商路、情道、兵道,是自然风光与珍奇动物出没、珍贵植物生长之道,还是一条南北民族迁移、融合之道,是秦汉时期中央政府管控西南地区的要道,也是长江文明和黄河文明沟通的廊道之一。

因为盐,在宁厂逐渐产生了最早的股份制、联营制、个体制等多种商业模式,盐道上形成了众多商埠、口岸、村落、城镇,汇集了众多宫、庙、会、馆、堂等商业组织形态。

地处三峡腹地,交通极为不便的宁厂,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为富饶的巫咸古国,成为“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百谷所聚”的逍遥乐土。

苏轼在其《金盐说》中写:“……峡中大宁监,日有定数,若大商覆舟,则盐泉顿增……”宝源山盐泉每日出盐是有固定的数额,如果因为大宁河水流湍急,运盐的商人翻船了,是会影响全国盐价的。

如今,宁厂古镇作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正成为新的旅游热门地,吸引众多游客前来领略神秘的巫盐文化风情。

五句子山歌 巴文化的“活化石”

自古巫风盛行的巫溪大地,因盐和巴俗、楚韵、秦风影响,各种艺术特点互相影响、融合,形成了新的艺术形态,同时也保留着自己独有的特质。

首先,就是流传于巫巴山地的独特民歌形式:“五句子”山歌。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这首历史悠久的《击壤歌》早已淡去了曾经的音律,但字里行间所描述的意境却令人神往:“帝尧之世,天下太平,百姓无事,有老人击壤而歌。(《帝王世纪》)”老人怡然自得,逍遥悠闲,《击壤歌》也成为了现今所发现有文字记载中,第一首以“五句”为表现形式的民歌。

在清人沈德潜编著的《古诗源》,其卷一辑录的103首古代逸诗中,就录载了两首“五句子”民歌,压卷首篇就是这《击壤歌》。

联系《击壤歌》的古老历史,可知巫溪的“五句子歌”源远流长。

熬盐了,唱一曲:

宝山神医叫巫咸,架起炉子炼仙丹。

制盐采药医百病,一碗神水保平安。

宝山灵气是灵山。

祭祀了,再唱一曲:

外堂转进内堂来,抛枪神灵下凡来。

好抛枪来好抛枪,抛去长枪又短枪。

驱除邪恶保平安。

盐民们日子苦,累了喝酒,醉了唱歌:

炭老馆哟踩煤炭,两脚不停打转转。

一双赤脚划出血,满脸就像花猫样。

辈子莫想找婆娘。

或借喻起兴,或女子求爱,或借歌智斗,或韵味深长,前四句简单明了,第五句一语破的,画龙点睛,整篇语意连贯,朗朗上口,易懂易记,情感真挚,诙谐幽默,韵味深长。

中国诗词几千年,但基本都以偶数句为基准,而“五句子”歌发源于巫溪,传播于长江三峡和秦岭巴山东部地区,可谓是全国罕见。这种独具文学艺术特色的民间“五行诗”,是古老巫巴文化的“活化石”。

在巫溪,“五句子”山歌又和流传于古巴蜀间的竹枝词有趣结合。

在大唐盛世,竹枝词遇见了刘禹锡和白居易,二人在写竹枝词的过程中,注意到了“五句子”的格式。

于是,刘禹锡的《潇湘神》:

斑竹枝,

斑竹枝,

泪痕点点寄相思,

楚客欲听瑶瑟怨,

潇湘深夜月明时。

白居易,写下了《忆江南》: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在唐代,靠着刘禹锡、白居易的《竹枝词》,“五句子”山歌终于从山野走向了庙堂。

今天的巫溪,“五句子”山歌已经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保护,成为领悟传承千年文化的重要载体。

红军标语 见证初心

“红军为穷人得到土地粮食和平而战”。在巫溪县通城镇长红村(原大兴村)石门子张家大院老屋墙上,有一幅落款为“红三军政治部”的标语。 80多年来,这幅标语完好地保存在墙上,这段鱼水情更深深地铭刻在群众心中。 1932年12月15日,红三军在贺龙的率领下,进入巫溪,成为最早进入川渝的主力红军。 进入巫溪境内,红三军智取一线天、激战七蟒峡,取得了入川第一仗的胜利。 穿越神农架原始森林、翻过阴条岭、攀越大峡谷……12月18日,左右路军在通城夏布坪会师后,部队前往通城坝。队伍经过通城镇长红村(原通城乡大兴村)时,天已经渐黑。因山路陡险,不宜夜行,贺龙便决定部队就地宿营,司令部就设在还乡团团总张传松家的张家大院。 就这样,司令部门外的墙上留下了“红军为穷人得到土地粮食和平而战”的标语,并在标语的下面落下“红三军政治部,一九三二年冬,红军路过此地初次宣传”等字样。 这些标语通俗易懂、内涵丰富,是红军执行群众路线的缩影。红三军进入巫溪,沿途留下了很多标语,现在只有张家老屋这幅标语保存了下来。 这些标语最朴素、最直接地体现了我党为了人民幸福而奋斗的初心。 红军到来之前,国民党反面宣传让很多老百姓躲了起来。但红三军在巫溪5天,却让群众从害怕转变成了拥护。 “一字一横长,红军美名扬;兵强马又壮,回回打胜仗……八字两边分,我们爱红军;打富又济贫,喜爱穷百姓……”红军离开后,在巫溪通城,一首《十字红军歌》流传开来,至今还在老百姓中传唱。 八十多年人们一直默默地保护着这幅标语,它至今还清晰地保存在土墙上。这“铲不掉的标语”成为了一个传奇,体现了我党宗旨和信仰之光,让群众更真切地感受了“红军打富济贫”“红军是穷人的队伍”。 目前通城镇长红村正在建设红三军纪念广场、纪念碑,“红三军小长征”在巫溪已经成为了一个弘扬革命历史和红色文化的品牌。

阴条岭 让人神往的“重庆之巅”

北纬30度,一个神秘的纬度。巫溪在这个纬度上,拥有两个独特的地理标志,让人神往。

一个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阴条岭,属神农架原始森林余脉,幅员面积12万亩,其中原始森林8.7万亩,平均海拔1900米,主峰海拔2796.8米,是重庆市最高点,为重庆第一峰。

自然保护区内有植物种类达1500多种,且含有大量珍稀濒危物种,常见有银杏、珙桐、腊梅、崖柏、红豆杉等国家一级保护植物15种,是难得的“天然物种基因库”。“头顶一颗珠”“七叶一枝花”“文王一支笔”“江边一碗水”等奇花异草随处可见,金雕、白熊、白狐、金钱豹、小熊猫等300多种国家重点保护的珍禽异兽出没林间。

1910年,英国植物学家尔勒斯特·亨利·威尔逊,从湖北进入阴条岭,采集大量植物标本带到西方国家,为世界植物学编科做出重要贡献。

阴条岭保护区,是具有国际意义的陆地生物多样性关键地区,更是三峡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和原始珍贵的生态保护区,有很高的科研和保护价值。

林区内茫茫林海,无边无际,云蒸霞蔚,打虎坪、公母泉、万蛇山、丢命坨、舍命滩、阎王鼻子、鬼门关等景点令人心惊胆颤,更有“野人”之谜、兰英寨等让人心驰神往。

阴条岭因连接鄂西、渝东,其险要之地自古就是宁厂宝源山食盐销往鄂西的要道,也是兵家必经之地,所以在这里更不乏赵匡胤、张献忠、贺珍、贺龙等历史名人的奇闻趣事。作为神农架山脉在重庆境内的余脉,这里同时拥有神农尝百草、屈原笔下神秘莫测的山鬼、“野人之谜”等众多人类起源故事的点缀。

第二个奇特地理坐标是“鸡心岭”。

鸡心岭(又称金鸡岭),位于渝、陕、鄂三省市之交,海拔1890米,是中国版图西南、西北、华中三大区域的交汇点,又恰好位于雄鸡版图心脏位置,有“自然国心”之称。

在岭上残存石碑上,阳刻着清朝“道光九年”、“鸡心岭”等楷书字样,可见清朝道光九年(公元1829年)已有此称谓。

鸡心岭峭壁悬崖山体,雄奇险峻,奇峰兀立,上有三峰如笋,直插云霄,大有“刺破青开愕未残”之势。“峰上壁立千仞,山下寸草不生。”虽地势险要,却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交通要道。古盐道直穿鸡心岭,陕南鄂西乡民吃盐,肩挑背驮,徒步攀越,必经鸡心岭,除此别无它路。《盐茶》载:“天不爱宝,养活无数生命……山民之肩挑背负,赴厂买盐者,冬春之间,日常数千人。”

现在鸡心岭上还有民歌留存:

攀上鸡心岭,一脚踏三省。

一条盐大路,从古走到今。

去时不知归,归来身失魂!

从“重庆之颠”到“地理中心”,再到中国南方最大的高山草甸红池坝,巫溪保存着完整的自然生态系统和悠远神秘的历史文化遗存,让人心有神往。

岁月更替,沧海桑田。

巫盐的辉煌成为历史,巫盐文化的物质功能消散之后,精神功能却得到了升华展现。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巫溪成为追忆和传承古文明的重要地方,也成为现代都市人放松心灵、回归自然的旅游神往之地。

特别是以郑渝昆铁路巫溪支线、巫溪通用机场、6条高速公路(巫溪——奉节、巫溪——开州、巫溪——巫山、巫溪——城口、巫溪——陕西镇坪、巫溪——湖北十堰)、大宁河花台港为统揽,巫溪在未来几年将形成“公铁水空”综合交通格局,以崭新的方式再次呈现昔日古盐都的辉煌。

同时,以大宁河、红池坝、兰英大峡谷等重点景区开发建设为支撑,巫溪正在构建“一心一带三区”旅游发展格局,努力打造全国知名人文生态旅游目的地和全域旅游示范区。

秀美的自然风光、厚重的历史文化、精彩的百姓故事,将演绎浓墨重彩的经典、焕发异彩纷呈的光辉、奏响绿色崛起的强音。

本版文图由巫溪县委宣传部提供

【活动介绍】

为深入挖掘巴渝优秀历史文化资源和精神内涵,进一步坚定文化自信,促进文旅融合,从2019年3月25日起,全市区县“晒文化•晒风景”大型文旅推介活动正式启动。

此次活动分为“书记晒文旅”专题宣传、“区县故事荟”专题报道和“炫彩60秒”区县文化旅游微视频大赛三大主要活动,每周一、周四各推出一个区县,每个区县的宣传周期为3天,持续至今年8月中旬结束。


【纠错】编辑:蒋成凤

Copyright © 2001-2019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在线投稿网站地图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