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旅游频道 > 热点推荐 >正文

专访|卓尔吴奇凌:平台思维打造特色小镇孵化器
2017-04-17    来源: 湖北日报网   

  今年年初,湖北省出台《关于加快特色小(城)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力争3到5年,在全省规划建设50个国家及省级特色小(城)镇。

  4月15日,卓尔小镇品牌及产业战略发布会在卓尔小镇·桃花驿举行。卓尔文旅集团总裁吴奇凌出席发布会并分享了该企业特色小镇的发展战略。发布会后,吴奇凌就卓尔文旅集团打造特色小镇孵化器等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卓尔文旅集团总裁吴奇凌接受记者采访

  什么是特色小镇孵化器

  记者:今天的发布会上您提出来卓尔文旅要构建特色小镇孵化器,以前创业孵化器、企业孵化器倒是经常听说,特色小镇孵化器这个概念好像还比较新,您能解释一下吗?

  吴奇凌:在我看来,创业孵化器其实就是为创业者提供办公空间、技术咨询支持、资金支持,助推创业企业快速发展的企业或平台。孵化器内的创业企业又可在孵化器的推动下寻找基于对内和对外实现技术、资金、产业链条及市场的合作。孵化器其实就是一个平台。

  特色小镇建设是非常需要平台的,国家对于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空间范围要求必须达到3平方公里以上,目前国家和省更倾向于以建制镇来申报。在这么大的一个空间范围内,国家提出特色小镇必须具备五大要素,也就是必须有特色鲜明的产业形态、美丽宜居的环境、富有地方特色的文化、完善便利的设施服务、充满活力的体制机制。这就说明,仅凭单个企业或少数企业是难以实现以上五个方面的统一、快速、协调发展的,这需要政府、企业和社会共同参与。这就需要一个平台,与政府、开发性金融机构等政策供应方沟通协调,吸引产业链条上的各个企业聚集,培育孵化一批创业者,共同加入特色小镇的建设。卓尔文旅集团就要搭建这样的平台。一方面,我们希望与政府沟通,拿出一套投融资模式,比如通过PPP方式解决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配套设施、集镇村湾改造等政府类投资项目的资金需求;另一方面,采取对外合作或招商方式尽快构建特色产业及旅游业的全产业链;同时,还要培育一批有乡村创业激情的人,或作为人才引进或作为项目孵化。并且,我们也希望在这个平台上,能够在政府的支持帮助下,形成社会管理、产业管理、人才管理的有效创新。

  特色小镇走红是大势所趋

  记者:全国各地最近出现了小城镇建设热,您怎么看国家推进特色小镇建设?

  吴奇凌: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特色小镇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支持中小城市和特色小城镇发展”。国家大力推动特色小镇的发展,企业大量进入这个领域。这主要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

  一方面,过去一段时间,引领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三个引擎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几个引擎不是我们所说的投资、需求和出口的三驾马车。

  第一个引擎是工业。工业企业聚集方式在变化,前些年在工业化、城镇化的带动下,投资发展很快,其中工业主要集中在城市以及城市周边的工业园区。十八大之后,李克强总理提出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鼓励外出务工人员回家创业。那么在我们的农村地区有这样的需求,比如说我们在桃花驿小镇打造农产品深加工,这就是从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在进行转化。有些工业,特别是农产品深加工企业并非一定要聚集在园区里,比如茶叶精深加工企业,受原材料茶青保鲜要求所限,加工地与茶园就不宜距离太远,工厂需要设在茶园周边。二产与一产在物理距离的缩短,也更容易带动旅游服务业的发展。

  第二个引擎就是开发性投资。开发性投资的投向在转变,过去我们的开发性投资主要是集中在城市,但现在城市这种“摊大饼”的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消除城乡二元化结构,快速推进城镇化,有效实现农村人口的城市化转变,还是要靠“蒸小笼”。国家提出要发展特色小镇,就是要实现乡镇人口的就地城镇化。所以围绕大城市所形成的卫星城市,随着交通等基础设施和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配套设施的改善,越来越快地发展起来,这样的区域是国人理想的田园城市梦想区,这些区域的土地成本较之中心城市也低廉得多,投资溢价空间很大,所以新一轮的开发性投资会朝这些地方聚集。

  第三个引擎就是居民消费。村镇区域人口的消费能力持续增强,中国人口百分之八十都分布在县域地区,县域地区的百分之八十的人口又在乡镇。国家提出申报特色小镇的,可以是建制镇,也可以是非建制镇。如此计算,我国至少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人口是村镇人口,其消费需求是很大的。

  第二个方面,村镇地区是我国城镇化和经济增长的低洼地带。党和国家吹响了要在十三五期间实现同步小康的号角,十八大之后形成了全国政策、金融和资源向村镇地区倾斜的态势。在十三五期间,国家要培育1000个特色小镇,按照行业人士的测算,每一个小镇的总投资要达100亿元,每个获批的特色小镇在申报阶段会有2-3个作为备选,这样在特色小镇领域大概会形成40万亿元以上的投资,这么大一个蛋糕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今年4月11日,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和中国建设银行联合发出《关于推进商业金融支持小城镇建设的通知》,要求加大金融对特色小镇、重点镇和一般镇建设的支持力度,这无疑将进一步激发社会资本参与小城镇建设的热情。

  卓尔小镇核心优势在于“四特”

卓尔文旅集团打造特色小镇

  记者:包括卓尔文旅在内的很多民营企业都参与了特色小镇建设,卓尔文旅集团打造的特色小镇与其他特色小镇的区别在哪?

  吴奇凌:国家关于特色小镇的五大要求,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产业特色。产业选择决定小镇未来,特色是小镇的核心元素,产业特色是重中之重。

  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样的两片树叶,各个特色小镇的特色也是千差万别的。但是卓尔文旅集团打造的特色小镇是“四特小镇”,这也是卓尔文旅集团特色小镇孵化器要孵化的内容。

  第一个“特”,要特在产业。在产业上卓尔文旅主张是特色产业加旅游产业。所谓特色产业,主要是依托地方的自然禀赋、产业优势和文化特点,而形成的实体产业。比如说杨店桃花驿这个地方,不仅在中国历史上是有丰富的“桃文化”,现如今桃产业也初具规模,那我们就要将桃这个产业从种植、加工、经营,再到文化包装和旅游产品,成链条化进行打造和植入。当这个链条打造成形后,旅游业也就顺理成章的形成了。李金早局长,提出以旅游为牵引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优化人居环境就是这个意思。

  第二个“特”,要特在功能。特色小镇要是围绕生产和服务来进行功能设定。一个区域基础设施再完善,环境再优美,如果没有生产和服务,这里就会形成凋敝的美丽。前些年,我们是有教训的,城市里的“鬼城”,乡村民宿中的“鬼屋”就是教训。我们一定要通过对生产内容和服务内容的聚集,而实现人口聚集,只有这样的开发性投资才会产生价值,也才符合国家推进城市化,有效实现村镇居民就地城镇化的要求。

  第三个“特”,要特在形态。形态特,是指特色小镇的建筑风貌、视觉系统、文化符号要有个性化的风格、风貌和风情。我们的城市千城一面已然很难改变了,许多地区的新农村在相互的交流学习过程中,也暴露出千村一面的问题。特色小镇是有生命的,是有个性的,是有底蕴的,所以它的形态也是应该有特色的。比如说,桃花驿小镇的建筑风格就从杨店镇原有的建筑当中提取了很多元素,再结合现代田园城市调性进行了改造、提升和再现。

  第四个“特”,要特在机制。通过企业和政府的努力,政府在政策上做顶层设计,然后由企业来开发和经营,通过卓尔文旅集团这个企业主体来整合更多的市场主体加入特色小镇进行产业经营。

  特色小镇孵化器孵化五大矩阵

  记者:卓尔文旅要通过特色小镇孵化器,在十三五期间要打造10个以上的特色小镇,您有信心吗?难点在哪里?

  吴奇凌:我信心满满。

  其实难点,就是我们要创新和花精力,并呼吁政府支持的地方。我一直强调,卓尔文旅集团在产业发展过程中不能仅做特色小镇的投资人,更要做特色小镇的孵化器。刚才我讲到,特色小镇是一个系统工程,并不是很多人所认为的是一个简单的招商引资行为,并不是一家或几家企业可以做好的。

  实际上,特色小镇的建设是整合资源的平台搭建行为。对产业要整合、对金融资本要整合、对市场需求要整合,对政府、企业、社会在机制、体制上要创新和整合。除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外,还要有强有力的企业主体,卓尔文旅集团就希望做这个主体。

  在产业整合上,卓尔控股以及卓尔文旅集团在产业板块上呈多元化产业发展的态势,具备这样的实力。比方说,卓尔控股有商贸、流通、棉花交易、基建港口、金融、传媒、航空等板块,我们各个板块的互联网化也做得非常好。卓尔文旅集团有地产、旅游、酒店和文化等板块,这些内容都可能直接或间接地植入特色小镇的产业中去。卓尔企业在21年的成长发展历程中,也积累了丰富的外部资源。目前我们在推进部分县市区的全域旅游过程中,就联合了国内一批著名的投资企业、旅游企业、大健康企业。除产业优势,卓尔文旅还有有力的投资优势,不仅自身造血功能比较强,而且拥有娴熟的金融资本运作技术。

  目前,卓尔文旅正在打造孝感桃花驿、长阳、罗田等地的特色小镇项目,我们将以孝感桃花驿项目为样板,通过孵化器的打造,实现 “卓尔小镇”裂变式发展。其实特色小镇向上延伸就是全域旅游,向下延伸就是乡村聚落。我们构建了一个模型,通过政府、企业和社会三方的共同努力形成孵化器,通过孵化器打造五个矩阵:资本矩阵、人才矩阵、产品矩阵、IP矩阵和产业矩阵。

  特色小镇回报要结合“短中长”

卓尔特色小镇“泛旅游”项目

  记者:特色小镇普遍存在投资大、周期长、回报慢等问题,请问卓尔文旅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吴奇凌:你提的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企业在生存发展过程当中,除了实现社会效益和担负企业责任之外,确实要考虑经济效益,否则就是耍流氓。在这个方面,我做了一些思考,可以采用 “长中短”三结合模式。

  长期收益点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个是“泛旅游”收入,所谓“泛旅游”就是包括旅游接待、康体享老、运动休闲等方面,这类项目一般来讲,投资比较大、周期比较长,回报也比较慢,因此可作为一项长期收入来源。第二个是特色产业的经营收益,以桃花驿项目为例,我们在地区公司下面还专门成立农业公司,就是要对这个区域的农业种植、农产品开发和经营,这也是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回收投资的项目。

  中期收益点主要有三块:第一块是土地的增值收益,土地经过周边的基础设施建设完成了一级开发,又通过周边的产业建设、人气建设,达到“一级半”开发的程度,土地增值会带来收益,一般需要3年以上的时间土地增值效益会渐渐体现。第二块是地产销售,特色小镇发展要求区域规划范围要超过3平方公里,随着人气、产业聚集,商业地产、二居所地产、休闲养老地产、分时度假地产等项目可带来收益。第三块是投入资本的入市收益。

  短期收益则来自于建设收益。这一块有的人不理解,会质疑:你到底是搞投资、搞产业的还是来做工程的?其实不难理解,既然企业投资会巨大,回报也比较慢,为什么不将有些许盈利的政府投资类建设性项目匹配给企业呢?这样还可以实现投资资金的补给。既然特色小镇对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套有较高的要求,为什么不实施,甚至提前实施呢?否则特色小镇的社会投资区域很漂亮,而外部却一团糟,容易形成“孤岛”。只不过,我们要通过合法合理的方式取得项目匹配,其实PPP就是很好的方式。特色小镇的投资、建设、运营过程中,可考虑把周期较长、收益较低的项目与周期较短、收益相对较高的项目结合在一个大PPP项目中,做到“肥瘦搭配”。

编辑:曾露颖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更多>>

编辑推荐

更多>>

精彩美图